澳门银河官方网站

从容就死难 大风独捐身

武大风 ( 1915-1943.2.3),原名同心,字班昌,庆云县东安务村人,家世务农。从小养成忠厚俭朴,温雅端庄,素怀大志,坚贞而有骨气的性行。

他11岁入高小,秉笔成文,被老师称为奇才。15岁考入庆云县中学。除攻读学校规定课程外,开始研究社会科学、法学、政治经济学、哲学及兵书战策等。并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。他发起成立了社会研究会,在课余时间与同学们一起分析辩论中国社会的现实问题,并写下了《土地论》、《资本论》、《论庆风》等论著。1931年,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,并成为庆云中学地下党小组主要领导成员之一。他组织其他进步同学设法弄出学校的油印机,印了大量革命传单,在教师和学生中秘密散发,传播革命思想,开展学潮斗争。并组织师生、村民联名大请愿,一直上告到河北省政府保定,历数国民党县党部的恶行、弊政,致使国民党庆云县党部垮台。而武大风和几名进步学生也被开除学籍。然而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进步师生为他搞了声势更大的“复校”斗争,使他重新回到庆云中学。“9.18”事变后,他带领同学上街游行,宣传抗日救亡,遭学校当局迫害,愤然离校回到家乡。

在家乡,他积极向百姓大众传播共产主义,揭露国民党政府和地主豪绅压迫剥削劳动人民的罪行,唤起劳动大众的觉醒。当时,有个同族兄弟,纠集几个地主老财,巧立“还愿”名目,在东西安务之间立庙会,要几个村的百姓按地摊钱。他借机宣传群众,揭穿了他们诈骗钱财的鬼把戏。不久,他在中共庆云县委担任青年部长,以教师职业为掩护,在进步青年中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。他还被组织派往无棣县开展党的工作,对无棣县党组织的恢复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。

1934年春,他参与并领导了庆云县马颊河罢工斗争,揭露国民党县政府侵吞治河款、强行摊派等罪行。组织全县党员骨干带头,带领万人游行大军冲进县衙。迫使国民党县长签字画押,答应停止出河工,追查贪污等条款,并当场释放被捕的县委书记胡恒熙和二区区委书记张笃蹇。拆毁马颊河工棚,实现了全河大罢工,并砸了板营警察分局,怒打了局长“孙子毛”,取得罢工阶段性胜利。中共庆云县委计划乘胜打掉国民党旧政权,组建农民自卫军,建立北方苏维埃根据地。但由于缺乏革命武装、没有枪杆子而失败。武大风受到国民党政府的通缉,被迫流亡,到唐山保安队当兵。不久,又到通州警官学校学习。半年后,到塘沽警察分局当秘书。他积极探索创建中共武装力量的路子,在通县士兵中发展力量,策动军内哗变,终因力量薄弱而未果。但为以后的抗日武装的建立积累了经验。

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抗日战争爆发。武大风回到故乡,任中共庆云县委宣传部长。 1938年调任本县三区(尚堂区)区长,1939年任庆云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。他针对日伪庆云县长王兆康的名字,给自己化名武大风(取大风吹糠之意)。在党的领导下,他密切联系群众,经常召集干部群众,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。在冀鲁边根据地,扩大发展人民武装,开展敌后游击战、麻雀战。他非常重视党的统战工作,亲自给日伪官兵写信,陈述利害,晓以大义。他经常召开地方绅士会、伪军家属会,或利用各种机会,直接做伪军的工作。在党的统战政策感召下,仅解集据点就有近30名伪军向我县大队投诚,携枪反正。也有继续留在据点为我八路军做卧底、内应。县大队的部分枪支弹药和重要情报就是通过敌伪关系搞到的。武大风对那些死心塌地的铁杆汉奸,绝不手软。曾在一个多月内,亲自指挥锄掉60多个汉奸、敌特。解除了我军的后顾之忧,坚定了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。

武大风在任区长、县长期间,不骑车,不骑马,与干部战士同风雨,共患难。发军鞋时,他总是最后拣大小不一的穿;开饭时,他总是拣窝头渣吃。他廉洁自律,心系人民。一次,部队驻单屯,村干部特地给他送来馒头,他婉言谢绝。还有一次,部队连日作战,疲惫至极,坡徐村的村干部们送来茶叶慰劳武县长。武大风说:“抗战不是我个人的事,是大家的事,为什么慰劳我一个人?再说,你们拿民众的血汗作人情,我决不允许,赶快拿回去。”说罢,集合队伍出发了。前庄科村和严务村的村干部曾送来两担礼物,慰问子弟兵。武大风深知根据地人民生活艰苦,坚辞不受。并鼓励人民增产节约,支援八路军。干部要起带头作用,为群众做出榜样。他关心干部战士,每当战斗结束,他带头背伤员,给伤员打水喂饭。在危急关头,他首先想到的是战士。一次战斗中,他的文书负伤。他奋不顾身,冒着敌人的炮火,从火线上把文书背了下来。

1942年,在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,冀鲁边根据地抗日军民遭到日寇的多次合围和“扫荡”。阳信县长齐加山被捕叛变,县党政军遭到严重破坏,党派武大风担任阳信县长。他临危受命,紧紧依靠抗日军民,深入发动群众,重新组织抗日武装,很快扭转了阳信抗日的被动局面。家里几次捎信催促他回家结婚,他却多次过家门而不入。并写信告诉家人:“等抗战胜利后再回家。 ”

1943年2月,日军纠集德州、沧州、济南等地十几个市、县的近两万日伪军,出动大批汽车、坦克、飞机、大炮,合围我冀鲁边根据地。2日,万余敌军向庆云、阳信、乐陵三县边界的铁营洼一带实行“铁壁合围”。这时,冀鲁边军民正准备欢度春节。活动在马颊河一带的庆云县大队副李子贞及时得到内线情报,带部队火速转移,跳出日寇的包围圈。并立即派人给阳信县大队送去情报。情报还未送到,敌人就包围了铁营洼。 3日拂晓,阳信县政府和县大队、直属分区领导的抗日五小队、乐陵县的花园区队、三分区副司令李永安率领的部分部队等,被敌人层层包围。

上午10时许,云开雾散,我抗日军民全部暴露在白皑皑的雪地中。敌人用机枪、掷弹筒、迫击炮向我被困军民疯狂扫射和轰炸。我军民浴血奋战,前仆后继。但因力量相差悬殊,几次突围终未成功。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,最后达到左右相隔1米1人,前后相隔10米,围了7层。这时,被裹挟的群众见武大风县长处境危险,给他一头小牛,急切地让他化装成农民快跳进壕沟脱险。他坚决不肯,继续率众与敌搏斗。负伤后,通讯员要背他突围,他摆手示意:不要管我。激战到下午3时许,他和战士们被围困在铁营村东北200多米长、数米宽的交通沟里。最后,终因众寡悬殊,弹尽援绝。武大风说:“我们剩下最后一粒子弹,为国家和民族流尽最后一滴血吧! ”说完,饮弹自尽,光荣殉国。年仅28岁。

1945年7月30日,庆云全境解放。庆云县抗日民主政府为其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,并在黄邱村建立“大风公校”,以志纪念。 1946年,庆云县烈士祠堂落成,安放其牌位,悼念其英灵。 2005年,中共庆云县委和庆云县人民政府又在武大风的墓前为其树碑一方。

人民政府、群众代表、生前好友等,为深切悼念大风烈士,县、区政府、团体等纷纷致悼词、送挽联,以寄托哀思。

其中一首悼词为:

慷慨捐生易 亘古有几人

从容就死难 大风独捐身

县政府送的挽联是:

为人民而生,为人民而死,你们的事迹永与人民同垂不朽

为胜利而来,为胜利而去,我们的任务是向胜利勇往直前

县委党史研究中心供稿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